首页 | 疾病治疗 | 养生热文
育儿频道 | 疾病预防 | 运动养生 | 养生资讯 | 减肥频道 | 饮食偏方| 性爱

为了帮妹妹治病,我成为了富家女的赘婿…

来源:长生树养生网 | 2018-01-09 20:10:11 | 人气: 次    

导读:第一章 入赘  我做梦也没想到,我一个饭店的洗碗工竟然能和一个有钱的美女结婚,而事情还要从前一段时间说起。  那天我正在

为了帮妹妹治病,我成为了富家女的赘婿…


第一章 入赘


  我做梦也没想到,我一个饭店的洗碗工竟然能和一个有钱的美女结婚,而事情还要从前一段时间说起。

  那天我正在饭馆洗碗,朋友老顾把手机递给我看,原来是一个招上门女婿的帖子,其中要求有些奇怪。

  农村人,老实,不识字只有这三条。

  如果符合条件,直接联系电话131XXXX1547,一旦事成,每个月都白发五千块钱的生活费。

  这事如果放在别人身上,可能笑笑就过去了,但我的确当真了,因为我真的很缺钱,于是我偷偷记下了电话,然后打了过去。

  “你确定你真是农村来的文盲?”电话那边冷笑。

  我愣了几秒,还以为对方是来调侃我的,我的确是农村来的,而且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,但电话那边说话的语气很伤人,我直接回了一句:“我是农村人,而且不识字,没什么文化。”

  “那就好,我们先见一面,如果事成每个月可以给你发五千块钱生活费,如果不成也会给你五千块钱酬劳。”对方冷冷的说。

  虽然对于这种好事我有些疑惑,但还是准备冒这个险,因为我的确是农村来的,而且很缺钱。

  她让我在一家咖啡厅和她见面,我挺拘束的,第一次来这种地方,一直低着头没敢说话。

  对面的女人长得很好看,她自称叫焦茹,听到这名字的时候,我莫名的一紧,因为这名字反过来,的确让人想入非非。

  焦茹穿着一身修身职业装,更加凸显她曼妙的身材,尤其是上围,的确适合她的名字,特别吸引人,当然我也没敢多看。

  “你真不识字?”焦茹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。

  我连忙点头,焦茹也没在多问,而是说:“你先回去等我消息吧,如果合适我会在联系你。”

  焦茹走了以后其实我也没报什么希望,毕竟对于焦茹这种女人来说,我实在太普通了,说老实话,我觉得我配不上她。

  没想到两天后的一个下午,焦茹再次找到了我。

  焦茹今天上身穿着一件修身衬衣,显得上围挺拔诱人,下身包臀短裙,露出半截雪白丰腴的大腿,比起上回的职业装更加诱人,看的我差点流口水。

  她看到我以后,脸上露出一丝厌恶的表情,我有点不知所措,只好冲着他笑了笑,她直接瞪了我一眼,我顿时觉得脸上发烫,只能强笑了一声,一句话都不敢在多说。

  “明天你跟我结婚,我来和你交待一下,结婚的时候你不要说话,别给我丢人。”焦茹冷冷的说完这句话,直接甩给我一张纸。

  我拿在手里看了一眼,应该是一份合同,条款鲜明,上面写我和焦茹结婚,不得离婚,如果谁违约,就要向对方支付一百万违约金,另外还有十几项要求,大概是让我什么事都服从焦茹,不得违背她的意思。

  “同意的话就直接签字。”焦茹不耐烦的说。

  我心想这可能是在试探我认不认识字吧,其实我识字,但我迫切需要钱,只能假装不识字,反正我说不认识,也没人知道,于是我连忙说:“我不认识字。”

  “那你按个手印吧。”焦茹不屑的看了我一眼,眼神里好像在嘲笑我。

  我这才明白这份合同是真的,但是上面的那些要求的确很过分,比如焦茹让我吃屎我都不能反抗。

  想来想去我还是忍了,反正我是为了钱,她也不可能真让我吃屎,只要有钱能给小桑治病,受点委屈算什么。

  小桑是我妹妹,前几个月查出脏有问题,需要进医院接受治疗,但巨额的医药费不是我支付的起的,所以我去给老板开车,结果出了点小事,后来只能去饭店洗碗赚钱。

  我准备接受这些要求,甚至决定和焦茹过日子,只是接下来的事,让我有点难以忍受。

  我和焦茹的婚礼办的很简单,大概就来了几桌客人,好像还都是焦茹的朋友,只有焦茹的嫂子来了,这我倒无所谓,毕竟我是上门女婿,肯定不会太隆重。

  焦茹家世比较简单,她父母早亡,只有一个哥哥和嫂子,她哥哥在外面做生意不在家,具体做什么生意我不清楚,我也没去细问,平时家里只有她和她嫂子,不过我也清楚,这些都是焦茹提前告诉我的,肯定有所隐瞒。

  由于焦茹叮嘱过,所以婚礼全程我一句话也没敢多说,没想到就在婚礼快结束的时候,出问题了。

  临近婚礼结束的时候,也不知道是谁起哄,让我亲一下焦茹,我挺尴尬的,但毕竟是婚礼现场,以前在农村时候也有这样的习俗,图的就是个喜庆,我还是朝焦茹凑了过去。

  只是看到焦茹冷冰冰的那张脸上露出厌恶表情的时候,我退却了,我知道她不愿意,半天我才强笑了一声,准备说算了,还没等我开口,焦茹直接一巴掌扇在我脸上,不耐烦的说:“别丢我人。”

  当时旁边围观的人虽然不多,但也有二十多个,我就这样被焦茹扇了一巴掌,说老实话,我被焦茹扇懵了,半天才反应过来。

  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议论我,嘲笑我,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,心却更疼,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也不知道婚礼后来是怎么结束的,客人们走了以后,我和焦茹才被她嫂子杨玲叫了过去。

  杨玲是焦茹的嫂子,三十多岁的成熟女人,打扮的就像二十七、八岁一样,穿着丝袜短裙,看起来特性感,典型的熟女,婚礼前我们见过一面。

  “焦茹你刚才是怎么回事,当着客人的面你怎么能打陈功,你要是不想跟他结婚可以跟我讲,我会去跟你哥说。”杨玲直接无视了我。

  焦茹瞪了我一眼:“你跟我哥说有什么用,这人就是个流氓,竟然偷看伴娘的胸,我打他都是轻的。”

  我被焦茹说懵逼了,我承认伴娘那一身衣服显得胸型很好看,但我的确没有那方面的心思,她竟然这样诬蔑我。

  “我没有,我只是……”我连忙解释,结果还没说完,杨玲直接打断了我的话。

  杨玲说:“陈功你跟焦茹道歉,这事就这样算了。”

  道歉?我为什么要道歉,明明没有的事,是她诬蔑我,还打了我,凭什么要我给她道歉。

  我看焦茹一脸不屑,心里无比的难受,我穷就该被你们欺负,就该被你们玩?

  算了,反正我是为了钱,道歉也少不了我几块肉,我低声说:“对不起,刚才是我不对。”

  杨玲这才跟焦茹说:“陈功已经向你道歉了,既然已经结婚,就跟他好好过日子,早点生个孩子。”

  焦茹点点头也没在这事上纠结,我也觉得既然过日子,受点委屈算什么,只是我很快就知道,和焦茹结婚,并不是受点委屈那么简单。

  婚礼当晚我和焦茹同房,按照规矩我们应该做那事,焦茹也早早换好了衣服,正在浴室里洗澡,我则坐在床边等待。

  焦茹的衣服就扔在床上,我一不小心看到一条黑色丝质的衣物夹在在其中,是焦茹刚才换下来的,看的我热血沸腾,当时就有了感觉。

  说实话,我也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,看到这些女孩的贴身物品怎么可能不激动。

  不过我还是忍住了,反正今晚是我和焦茹的新婚夜,不急这一会时间,其实我还挺开心的,虽然焦茹对我的态度差,但能娶到这样性感漂亮的老婆,也是我的福气。

  只是没想到,焦茹接下来的举动,让我很难忍受……


第二章 秘密


  听着浴室哗啦啦的水声,我无比的煎熬,一方面我期待焦茹快点洗完,我们好开始办事,另外一方面我又担心焦茹看不上我,换句话说我内心还是有些自卑。

  我忽然有点疑惑,焦茹这样年轻漂亮的女人,为什么要找我这样的人当上门女婿,总不可能看重我这人了吧?难道为了让我和焦茹生个儿子,来传宗接代,又或者其他什么原因?

  这事我也没多去想,事实上我想的更多的是和焦茹在床上预热的方法,免得到时候发挥不好,甚至想好要说哪些情话。

  没想到接下来的事打乱了我的阵脚。

  焦茹洗完澡走出浴室的时候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,可能因为身上的水没擦干净,衣服紧紧的贴在她身上,勾勒出诱人的曲线,她一弯腰,我正好看到她胸前领子里那对柔软,当时我就看呆了……

  “啪!”

  还没等我回过神,焦茹直接给了我一巴掌:“你他妈看什么看,你爸妈死的早,没教好你是吧?”

  我听焦茹这话,气的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,父母双亡这事对我来说是一个痛处,平时我自己都很少提起来,焦茹竟然这样说我。

  当时我真有一走了之的冲动,但想了想,都走到这一步了,忍忍也就过去了,小桑的病很缺钱,想到这些,我握紧的拳头慢慢松开,又坐回在了床上。

  我向焦茹表示道歉,焦茹还是有点生气,但没有在这事上跟我纠缠,而是冷冷的说:“今天晚上你跟我假装做那事。”

  “什么?”我有点不明白焦茹的意思,为什么要假装,我们已经结婚了,难道不能做那些事?

  焦茹有点不耐烦:“别问那么多,你照做就行了。”

  我只好点点头,不在去问。

  焦茹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平躺在床上,我仿佛能看到睡衣下面的那片美妙,顿时看的我口干舌燥,已经就有了感觉。

  “你趴在我床上。”焦茹吩咐我。

  我迟疑了一会,心想这是要做什么,但又不敢多问,只好照办。

  嗅着焦茹身上的淡淡的香味,我已经有点陶醉了,这时候焦茹忽然低低的叫了一声,说实话,她不叫还好,这一叫,我那里已经快忍不住了。

  几分钟后,我终于明白焦茹这一做法的原因……

  焦茹又叫了几声,忽然让我趴在她身上,我连忙照做,一时间,我们两个之间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姿势,如果光从外面看,一定会以为我们是在做那事,只可惜只有我和焦茹知道,我们之间那个部位其实还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。

  就在这时,房间的门忽然开了一道小缝,虽然隔着一定的距离,我还是能看到那是焦茹的嫂子杨玲。

  “你晃几下,把床出搞点声音。”焦茹趴在我耳朵边上继续吩咐我。

  我看了一眼门口趴着偷看的杨玲一时还有点紧张,我们夫妻做这种事她为什么要来偷看?虽然好奇,但我还是按照焦茹的吩咐去做,连忙开始晃动,床顿时发出吱吱的声响。

  这下我终于明白,焦茹让我假装跟她做这事,是为了给杨玲看的,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?

  过了大概几分钟,我发现杨玲慢慢把门关上,我又晃了几下床,焦茹叫的声音更大,说老实话,我都快忍不住了,内心特别煎熬,甚至我能感觉到某处因为太过紧张,而不断颤抖的身体……

  这时,焦茹忽然一脚把我踹开,厌烦的说:“滚一边睡去,你敢碰我,我弄死你。”

  看着焦茹冷冰冰的背影,我心里特别难受,我忽然明白,我就是人家花钱请来的一个工具,焦茹根本不想跟我结婚,就是为了应付杨玲。

  焦茹让我在她床边打地铺,她的话特别伤人:“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上我的床,弄脏了我的床,你就滚到外面去睡。”

  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,有钱人真是好,有钱就能随便玩弄穷人。

  躺在地上我终于想明白了,我和焦茹之间就是一场交易,她付给我钱,我和她做戏欺骗杨玲。

  只是我还是有点想不明白,焦茹为什么要拿我来欺骗杨玲,难道并不是让我来和焦茹给她家生个儿子?

  直到两天后的一个下午,我终于知道这一原因。

  平时我在家里没什么事做,白天焦茹去上班,杨玲则不是逛街,就是出去打麻将,可能负责在家貌美如花吧,焦茹的哥哥是干什么的,我一直都不清楚,不过应该挺有钱,背景很深,我们结婚到现在都没见过他。

  焦茹是大学老师,白天不在家,晚上很晚才回来,具体哪所学校的我不清楚,我也没问过。

  我在家打扫打扫卫生,浇浇花,另外焦茹的那条小阿黄也由我来负责照顾,小阿黄是焦茹的狗,比我尊贵多了,焦茹专门在别墅外面修了一栋小房子当狗窝。

  可以说现在我就是焦家的一个保姆,而杨玲和焦茹也默认了这些,我倒无所谓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

  那天我正在客厅浇花,杨玲正在充电的手机响了起来,她当时正好出门,我下意识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是一个叫王军的人给杨玲发来的短信。

  看到内容的时候,我愣了一下。

  “杨姐,你不是答应焦茹嫁我,怎么现在又嫁了别人,这样……”

  由于短信内容只能显示这一部分,我又没有杨玲手机的锁屏密码,所以只能看到这点内容,不过即便如此,我也能判断杨玲肯定和这名叫杨军的人有约定,她答应把焦茹嫁给杨军,结果没想到焦茹选了我。

  我迫切想知道杨玲和王军有什么秘密,但苦于手机没办法解锁,剩下的内容看不见。

  就在我迟疑的时候,杨玲忽然从外面回来,她看我正拿着她的手机,当时就生气了,杨玲冲上来直接夺过手机大声说:“谁让你动我手机的。”

  我由于心虚,连忙解释说:“刚才我打扫卫生的时候,听到你手机响了,就想拿给你,结果你不在。”

  杨玲半信半疑的看了一眼手机,问我:“这短信是谁发的?”

  “杨姐你忘了,我不识字。”杨姐这称呼是杨玲要求的,焦茹也这样叫,我挺乐意的,真让我叫她嫂子,我也叫不出口。

  杨玲听我这么一说,还是不太相信,但也没在多说,而是让我以后别再动她手机,说完话就去换了衣服,匆匆上楼。

  我看杨玲这表现,猜测她肯定会和那名叫王军的联系,一个想法占据了我的内心,我想知道她有什么打算,会不会对我不利。

  因为我觉得杨玲原本计划是让王军娶焦茹,结果焦茹却选了我,她现在肯定会有其他打算,

  想到这,我连忙跟了上去,没想到还真让我猜中了。

  杨玲的房间就在我和焦茹房间的隔壁,所以我不用担心会被她发现,大不了我就说刚上楼,这让我更加坚定去偷听杨玲打电话的想法。

  我上楼以后没几分钟,就听见杨玲开始打电话,她的语气好像在抱怨:“王军我跟你说了多少次,不要随便给我发短信,今天就被那个土包子看到了,幸好他不识字,不然这事就暴漏了。”

  也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些什么,杨玲忽然特别生气:“这事也不能怪我,我已经尽力帮你了,怪你自己不争气,竟然被一个土包子抢了机会。”

  “土包子。”

  听到这三个字,我感觉自己快要气炸了,真想冲进去掐死她,但我忍住了,她说的的确是事实,我不仅土,而且还是窝囊废,我不敢冲进去掐死她,我怕事,怕没钱,怕小桑没钱治病。

  冷静下来,我大概能猜到杨玲和这名叫王军的肯定有勾当,虽然具体是什么我还不太明白,可能图财,也可能是其他原因,不过我却想明白焦茹选择我的原因了。

  焦茹肯定知道杨玲想安排王军娶他,所以她选择我来当挡箭牌,我这样一条腿残疾,又没什么文化的老实人,当然好控制,并且这样王军就没有机会了。

  我也没太在意这事,觉得这是他们私人恩怨,没想到杨玲下面的话,让我一身冷汗。


第三章 屈辱


  杨玲停顿了几分钟,王军可能在威胁她,杨玲冷笑:“你以为我真怕你,那件事如果你透漏出去,对我们谁都不好。”

  说着话,我好像听见杨玲的脚步声往门口走了过来,吓的我浑身都绷紧了,我告诉自己千万要冷静,大不了就说我正好要回房间……

  好在杨玲停在门口没有走出来,而且听声音她好像靠在了门上,我俩正好间隔一道门,她靠在门那边,我趴在门这边,我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。

  “行了,出现这事也不是我愿意的,你暂时别催我,我在想想办法,大不了找人把那个土包子做掉,你到时候一样能顶替他。”杨玲说到这,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我却已经吓的浑身直哆嗦了,没想到我无缘无故的牵扯到了这一场私人恩怨中,而且杨玲竟然有杀掉我的打算,我不知道杨玲是开玩笑还是已经在计划之内。

  钱和命哪个重要我还是分的清的,不过我还是决定先观察观察,实在不行我就找焦茹离婚。

  正想着这事,我可能因为太紧张,手里的笤帚忽然掉在了地上,这下惊动了房间里的杨玲,她立刻打开房间,问我怎么在这。

  我强装镇定,我说我在打扫卫生,刚上楼,杨玲也没怀疑,而是让我滚下楼打扫狗窝。

  如果在平时我可能会不乐意,但在这时候,我简直跑的比谁都快,下楼的时候我隐约听到杨玲不屑的哼了一声:“土包子。”

  我窝着一肚子的火躲在狗窝里心情说不出的低落,压抑,我觉得在这里实在太累了,我活的就像一头丧家犬一样,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不能上,还有可能随时被人杀掉。

  不过我很快就兴奋了起来,因为我发现一个能让我发泄的方法。

  那天晚上我和焦茹照例假装做完那事以后,她让我把家里的衣服洗了,我虽然不愿意,但也不敢拒绝。

  站在卫生间里,我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,说实话我很想要,我好歹也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那方面需求正旺盛的时候,天天趴在焦茹身上,听她叫,却不能做,这实在很折磨人。

  我想跟焦茹实打实的做那事,有时候我甚至想强上了她,但我不敢,可越是压抑,反而越想。

  就在这时,卫生间的那堆衣服里有几件吸引了我的目光,特别是焦茹那条黑色内内,让我内心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……

  说实话,刚才和焦茹假装做那事的时候,我就有点忍不住,加上现在焦茹这几件贴身衣服的刺激,我顿时迷醉了,于是不由自主的伸向焦茹那条带着体温的小内内……

  我闭着眼,脑子里竟然浮现出焦茹丰满成熟的身体,以及傲人的山峰,其实我根本没摸过女人,甚至连手都没拉过,只能在脑子里幻想。

  我一边想着这事,激荡的感觉越来越强烈。

  就在这时,卫生间的门忽然打开了:“陈功,我这还有几件……”

  我被焦茹的声音吓坏了,最让我觉得尴尬的是,我正好面对着她,焦茹顿时就愣住了,几秒钟后,焦茹一巴掌扇在我脸上:“你这个废物,给我滚出去。”

  听到焦茹这话,我吓的连忙跑出卫生间,我怕焦茹有话跟我说,所以没敢上楼,而是一直在客厅等她。

  几分钟后焦茹才从卫生间走了出来,却没搭理我,而是提着包出门去了。

  站在空荡荡的别墅里,我才后怕起来,我怕焦茹让我滚蛋,没想到我等了很久焦茹都没有回来找我,而且也没回家,这样一来,我更加害怕,我怕她会有其他打算。

  晚上十一点多,我看焦茹还没回来,就准备随便煮点面,吃完然后就去睡觉,没想到面刚端到餐桌上,焦茹竟然回来了,她看了我一眼没说话,我一颗心却早就紧绷了起来。

  焦茹看我在吃饭,就朝餐桌这边走了过来,我没搞懂她的意思,还以为她要教训我,我已经做好被她骂的准备,甚至已经想好了,就算她打我一顿我都不会还手,然而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嫩了点。

  我本来想跟焦茹道歉,最好这事就能这样过去,没想到她先走过来把那碗面条扣在地上,冷冷的说:“吃了。”

  当时我就懵逼了,倒在地上的面条让我吃,把我当什么,当狗吗?

  什么屈辱我都能忍受,打我骂我都可以,但让我吃倒在地上的面条,我很难忍受,我可是个男人,结结实实的男人,竟然在自己老婆面前受这种侮辱。

  我不想吃,但焦茹接下来的话,让我没有选择。

  “你不是有个肾脏有问题的妹妹,急需要钱住院治疗嘛,你把这碗面条吃掉,我就给你五万块钱让她先住院。”焦茹脸上露出让我觉得恶心的笑容。

  焦茹知道小桑的情况,这并不值得好奇,但她拿小桑来威胁我,这让我很气愤,不过她真能给我五万块钱让小桑先住院,别说吃扣在地上的面条,就算吃屎,我可能都会考虑。

  钱,实在是一个好东西,可惜我没有。

  我弯下腰,趴在干净的地板上,看着眼前地上的那堆面条,忽然觉得很无助,我甚至想哭,但我忍住了。

  焦茹不屑的甩了一句“废物”,然后踩着高跟鞋上楼去了,我却笑了,我笑自己无能,窝囊废,但我内心已经决定,早晚我要让焦茹躺在我身下,让她感受一下这份屈辱。

  我以为焦茹已经做的很过分了,没想到下面发生的事,让我彻底爆发。

  第二天早上焦茹果然给了我五万块钱,不过我一点也不感谢她,这是我用尊严换来的,拿了钱以后,我立刻联系老家的朋友把小桑接到江宁市,准备找一家医院给她治疗。

  下午小桑就到了,杨玲和焦茹不在家,我要把家里打扫完才能出门,因为心疼小桑,我不想让她在外面等太久,就让她进屋,我没告诉小桑我倒插门过来的,怕她难过,只是说我在这打扫卫生,赚点零钱。

  小桑挺拘束的,一直站着也不敢坐下,我怕她站久了会累,就让她坐在沙发上。

  没想到焦茹竟然出奇的回来了,她先是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小桑,又看了一眼我,当时就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:“谁家小孩,脏死了,一股臭味。”

  小桑虽然年纪不大,但早就懂事了,听到焦茹这话,当时脸色就变的特别难看,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低着头半天没敢说话,我心里一阵刺痛。

  我知道焦茹这是在针对我,我怕她在说出什么难听的话,就让小桑在外面等,没想到小桑还没出门,焦茹忽然拿起沙发上的一件裙子,拉着小桑质问:“是不是你偷偷拿出来穿过?”

  小桑吓的连忙说没有,我也说没有,她刚来,就在沙发上坐了一会。

  焦茹显然不相信,他指着我大声说:“肯定是你拿出来给她穿的,真恶心,脏死了,穷人就这样,没一点规矩。”

  小桑脸涨得通红,不断跟焦茹解释说她没有穿过,在后来都急哭了,焦茹还是不依不饶,甚至说小桑是小偷,小桑本来就自卑,被焦茹这么一指责,小脸变的煞白。

  我感觉心都碎了,特别难受,小桑是我的心头肉,我不想让她被人欺负,我握紧了拳头,真想要一拳打在焦茹的脸上,让她闭嘴。

  “小桑你先在外面等一会吧。”我把小桑推出门,然后把门关了起来。


第四章 反抗


  此时焦茹就站在我面前,她今天穿着一件小背心,显得上围不太大,但因为和小桑争执了一会,呼吸有些急促,胸部起伏不断,显得更加诱人,下身穿着一条特别短的小白裙子,修长白嫩的美腿暴漏在我眼前。

  她叉着腰,一脸不屑的看着我,估计以为我要跟她道歉。

  这让我更加气愤,一时间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,焦茹是我老婆,为什么我只能假装跟她做那事,为什么不能实打实的做,我趁着焦茹不注意,一只手捂住了焦茹的嘴,另外一只手则捏在了她的柔软之处……

  说实话,这是我第一次摸女人的这里,最要命的是焦茹竟然挂空,感受着那片柔软,我觉得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。

  不过很快我就有点后怕了,我怕焦茹反抗,而小桑就在门口,让小桑知道我这么下流,我就没脸了。

  只是我的想法还是多虑了,焦茹根本不用反抗。

  就在我迟疑的一瞬间,焦茹忽然抓住我的手,她反手一拉,一个过肩摔把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然后用高跟鞋踩在我的脸上,一脸的愤怒。

  焦茹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,根本没有停顿,七十多公斤的我,现在就被她踩在脚下,丧失了男人最后一丝尊严。

  “陈功,你他妈想造反?”焦茹眼睛都冒火了。

  我心里特别紧张,我不知道焦茹这样一个性感美女,打起人来也那么厉害,更加不知道她会怎么处置我,如果打我一顿还好,万一赶我出家门,那我和小桑真就走投无路了。

  现在我特别后悔没有想好退路,而是一门心思给焦茹家当保姆,我应该找份工作,赚多赚少,总是条路子。

  让我没想到的事,焦茹没有赶我走,而是用另外一种方法羞辱我。

  焦茹把门打开,然后叫了小桑一声,我被踩在焦茹脚下的一幕,正好被小桑看见,当时小桑就呆住了。

  小桑在我眼里一直都是宝贝,而我也认为我是小桑眼中的大英雄,然而我他妈现在竟然被一个女人踩在了脚下。

  我发现小桑脸色更加煞白,身子晃了几下,然后倒在了地上。

  那一瞬间,我感觉天都塌了,我不顾一切的从焦茹高跟鞋底钻了出去,抱着小桑往医院跑。

  索性小桑没事,我顺便给她办理了治疗肾脏的住院手续,五万块钱花的只剩下七千多,但往后每个月还要花四千多的住院费,这让我更加坚定要找份工作。

  看着病床上的小桑,我特别难过,小桑问我那是怎么回事,我笑了笑,说:“我们是朋友,开个玩笑罢了,你别在意。”

  小桑没说话,而是挤出一丝苦涩的笑容,小桑虽然年纪不大,但她什么都懂,她肯定知道我说的不是真话,但也知道不拆穿我,给我留面子,她不会嘲笑我,只会心疼我,这让我心里更加难受。

  我决定要报复焦茹,让她也知道什么叫屈辱。

  虽然我很愤怒,但我也知道我根本不是焦茹的对手,我需要想一个其他办法,好让她没办法反抗。

  想来想去,我决定买点那种药,让焦茹“心甘情愿”的跟我办事。

  从医院回去的路上,我在路边小店里买了一包药,准备回家以后趁焦茹不注意,给她下到水杯里,等她喝下去以后,就可以为所欲为了。

  一路上我都特别紧张,更加有些激动,想到上就能和焦茹做那事,我心里无比的畅快。

  没想到我在家等了一晚上焦茹都没有回来,我才想起来今天是星期五,每个星期五焦茹都不回家,这让我有些泄气,但我也不着急,焦茹总要回来,我总有机会上到他。

  好在这个机会并没有让我等太久。

  第二天早上焦茹才回来,我当时还在地上睡觉,她估计还在为我摸她胸的事生气,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,在我身上踢了两脚。

  这种事我早就习惯了,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,只是焦茹下面的话,让我忍无可忍。

  “你那个要死的妹妹死了没,你别想讹诈我的钱。”

  小桑这事我一直很窝火,在医院等待治疗的时候,我恨不得杀了焦茹,好在小桑没事,我那口气也就过去了,我不想把事闹大,最好能稳下来,毕竟我还是很缺钱。

  焦茹这话却让我气的不行,我侧着身子不敢去看焦茹,我怕看见她的脸,我会忍不住动手。

  她看我没搭理她,说完这句话以后,哼了一声,然后就去浴室洗澡了。

  我知道机会来了,我从地上爬起来,看到焦茹的水杯就在旁边,焦茹有个习惯,每个星期五彻夜不归,第二天早上回来睡到下午,这期间她不会出门。

  这期间焦茹可能会喝水,如果我下了药,就能和她办事……

  就在这节骨眼上,我迟疑了,我心里有点害怕,万一被焦茹发现了怎么办,以她的性格非弄死我不可,如果她不喝水怎么办,或者说她把水带到外面喝怎么办?

  我脑子里飞快运转这些想法,始终犹豫不决,只是下面的事,让我坚定了我的想法。

  焦茹正在浴室洗澡,我听着哗啦啦的水声,心里直痒,可能因为之前发现我用她贴身衣服做那种事,焦茹现在换下来的衣服都不放在床上了,这让我有点尴尬。

  就在这时,焦茹的手机忽然响了,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,看到内容的时候,我感觉脑袋快要炸了。

  “焦焦,你搞的人家好爽,现在都还下不了床,你太坏了……”

  这他妈总不可能是闺蜜吧,一个让我尊严丧尽的词语出现在我脑海“绿帽子”,对,我觉得我被焦茹戴绿帽子了,怪不得一直不跟我做那事,原来在外面早就有人了。

  也许是闺蜜,可能开玩笑的吧,我给自己开脱。

  可惜很快,我不得不信焦茹确实给我戴了绿帽子,而且已经绿的发光了。

  “我还想要,要不然周末晚上我去你家,你支开你那个废物老公,我要狠狠的……”

  这下坐实了,闺蜜需要需要支开我?我感觉我就是个白痴,脑门已经绿了一片,还不知道为什么。

  一时间,我脑子里都是焦茹和其他男人滚床单的画面,我在家受气,她却在别的男人身下……,这他妈算什么?

  怪不得每个星期五晚上都不回家,原来是跟其他男人约会去了,回来就睡觉,看来玩的很累,玩了一夜吧。

  我当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心里的愤怒加上连续很多天的积淀,我大起了胆子,拿出那包药倒在焦茹平时喝水的杯子里,我怕加太多焦茹会发现,所以只加了半包,剩下半包我揣在口袋里。

  很快焦茹洗完澡从浴室出来,不得不说她真的太美了,美的让我不能自持,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,她弯着腰站在镜子前梳头,正好领子里的那对不安分的东西让我一览无余。

  我感觉我快要流鼻血了,我怕焦茹起疑心,连忙低着头不去看。

  焦茹梳完头以后,直接躺在了床上,我顿时紧张起来,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笑的跟朵花一样,我看她拿着手机回复了几句,然后拿起那杯水喝了一口……

  我紧张坏了,想看焦茹有没有把那杯水喝光,又怕她发现我看她起疑心,所以我一直低头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  焦茹喝完水以后就直接躺在床上睡了,我则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大气也不敢出,只敢暗地里观察她神态变化。


第五章 答案


  大概过了十分钟,我估计药效已经起来了,但不知道为什么,焦茹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,而且看起来好像已经睡着了,这让我很疑惑,难道我买的是假药?

  我心里特别着急,只好拿出那半包药想看看是怎么回事,是不是我的方法不对,没想到我刚把药拿出来,竟然被一把抓了过去,是焦茹。

  当时我感觉脑袋嗡的一声,被焦茹发现我给她下药,她肯定会整死我,我好像看到焦茹眼中的血腥,她会不会杀了我,她会武术,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。

  只是焦茹接下来的举动,让我很疑惑。

  我没有打我,也没有骂我,而是拉着我的手,把我拉到了床边,让我躺在床上,我顿时懵逼了,难道药起效了?

  看焦茹平静的眼神,我想也是,这种药哪能那么麻烦,肯定喝完就起效的,刚才可能时间还没到,想到马上就能和焦茹干那事,我兴奋极了。

  我连忙往床上爬,结果还没等我爬上床,就感觉到脑袋一阵剧痛,感觉被人抡了一棒子一样,我眼前一黑,就了过去。

 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才慢慢醒来,隐约间我好像听见阵阵低吟,开始我还以为焦茹哭了,心里顿时挺难受的。

  焦茹毕竟是我老婆,她不想跟我干那事,肯定是有原因的,我竟然给她下药,她知道以后肯定会难过。

  于是我准备翻过身去跟她道歉,结果怎么翻都翻不过去,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竟然被焦茹绑在了床上,双手双腿,绑在了床头。

  她想干啥?

  不会是想慢慢折磨死我吧,皮鞭,辣椒水?很快我就知道,焦茹的确是想折磨我,但招数却恶毒十倍。

  我不敢说话,也不敢求救,其实我已经想清楚了,只要还能留在这里,每个月还有生活费就够了,我已经不想奢求太多。

  焦茹那边又发出了一些几声,我忽然好像听见噗呲的水声,这下我忽然意识到焦茹在干什么,说实话,当时我脑海里就浮现焦茹健美的身体,不自觉的又有了感觉……

  几分钟后,焦茹走到我面前,她一脸厌恶的看了我一眼,然后狠狠的甩了我一耳光:“陈功你竟然敢给我下药,胆子越来越大了。”

  我不敢反驳,只能拉下眼睛,听焦茹训话,其实就算她打我一顿,我也不怕,早就习惯了,挨打算个屁,没钱才可怕。

  可惜我还是太小看焦茹了。

  她哼了一声,然后端过一杯水,这时我紧张起来了,她不会是想给我灌开水烫死我吧?

  焦茹捏着我的嘴,把那杯水灌进了我肚子里,让我意外的是,水不烫,温度正好。

  我懵逼了,她到底要干嘛。

  就在这时,焦茹做了一个让我终生难忘的事。

  焦茹竟然当着我的面开始脱衣服,她穿的本来就少,上身一件小吊带衫,下身牛仔短裤。

  她先脱掉白色小吊带,黑色蕾丝的罩罩直接暴漏在我眼前,看的我差点流鼻血。

  我越来越搞不懂焦茹了,她到底想干什么,难道那药现在又起作用了?

  就在我迟疑的时候,忽然感觉身上火热,特别想要做那事,我感觉我能戳破天,焦茹还在我面前脱衣服,我顿时觉得浑身气血上涌,真想把焦茹扑倒在身下。

  “啪、啪、啪……”

  焦茹连续在我脸上扇了十几下,哼了一声,然后用胶布封住了我的嘴,之后她换了一件衣服,就出门去了。

  这时房间里就剩下我一个人,但那种想要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,我总算明白焦茹对我做了什么,她把那半包药给我喝了。

  我忽然对焦茹的身份产生了怀疑,她到底是谁,为什么又会武术,在这种药下,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来对付我?

  我一时猜不到,但也能判断,她至少不会是一名简单的大学老师,事实上焦茹是什么身份,现在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  一时间,我感觉整个人昏昏沉沉的,下半身就像爬了几万只蚂蚁,泡在了风油精里却不能发泄出去,我感觉自己快要炸了,最恐怖的是,我脑海里却不断回荡焦茹刚才脱掉衣服的画面,久久不能散去,于是这让我更加难受……

  只是很快我发现比这更煎熬的还在后面。

 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,药效终于退去,我下半身才慢慢平复下来,开始我还挺庆幸,觉得自己终于熬过来了,只是很快我发现自己很渴,想喝水。

  想喝水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嗓子很痒,我想叫人救我,但嘴上封着胶布,根本喊不出声,在后来我甚至感觉已经没办法呼吸了。

  我现在特别期待焦茹快点回来,就算她羞辱我,打我骂我都可以,只要能让我活下来。

  说实话,我一开始真有点想死,但我又不敢,我如果死了,小桑也会死,我身上背负的是两条人命,我要坚强的活下去,然后报复焦茹。

  报复焦茹,我一定要报复焦茹。

  我忽然笑了,说不定焦茹已经打算折磨死我,我还报复个屁,我根本没有报复她的机会,在说了,就算我活下来,我拿什么报复她?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,我就是个窝囊废,残废,活的连狗都不如。

  在后来我已经有点虚脱,马上就要昏过去,我感觉我快要死了,没想到就在这时,我忽然听到一阵哒哒的高跟鞋声音。

  听声音,我判断应该是杨玲回来了。

  杨玲平时白天在外面打麻将、逛街,晚上很晚才回来,我很少能见到她,自从上回她说要杀我以后,我一直防着她,但看她一直对我没什么动静,我也就没在意,心想她可能就是说说而已。

  这时听到杨玲的脚步声,我感觉就像听到了生命之音,我连忙尽力发出最大的声音,可惜胶布封住了我的嘴,就算我哼出声音,由于还有道门隔音,杨玲根本听不到。

  杨玲的声音越来越近,我判断她马上就要打开房间门,一旦她进门以后,我就彻底没希望了。

  情急之下,我忽然发现焦茹给我喝水的玻璃杯就在我脑袋边上,如果我把玻璃杯推倒,应该能吸引杨玲的注意。

  没想到看着距离近,但却离的还是有点远,我脑袋都快别断了,还是跟玻璃杯差那么一点,我只好奋力拉扯右边的胳膊和腿,这一拉,我就感觉肉都被绳子刮破了,疼的我直咬舌头。

  “砰!”

  玻璃杯终于被我用脑袋顶掉在了地上,虽然杯子没摔碎,但声音却很大,没想到接下来的事,让我彻底绝望。

  随着玻璃杯被我顶掉地上,杨玲房间的门也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,我感觉眼前一黑,差点晕过去。

  昏昏沉沉中,我好像听见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音,不过我不确定是不是错觉,等我醒来以后才发现我已经获救了,我躺在床上,嗓子有点疼。

  我没有立刻醒来,因为我听见杨玲在打电话。

  “王军你有完没完,杀人的事我不做,你他妈也别威胁我,大不了大家一起遭殃。”

  原来杨玲在和那个王军打电话,杨玲可能以为我还晕着呢,所以打电话也没避讳。

  我不敢醒来,我怕杨玲知道我发现她的秘密以后,会对我痛下杀手。

  没想到我误打误撞,竟然听到了杨玲的秘密,以及焦茹找我当上门女婿的真实原因。

  “焦茹不是好惹的,如果惹急了她,那笔钱我们都别想要。”杨玲压低声音,沉声说。

  听她这么一说,我也挺好奇的,杨玲和焦茹两个人,一个一分钱不挣,一个在大学当老师,也挣不了多少钱,为什么住的起这么大一栋别墅,另外焦茹的哥哥又是干什么的,为什么我来这里这么久,都没见他出现过?

 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,杨玲告诉了我答案。



微信篇幅有限,

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

↓↓↓↓↓

为了帮妹妹治病,我成为了富家女的赘婿…

或【长按识别二维码】继续阅读

赞赏

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

为了帮妹妹治病,我成为了富家女的赘婿…

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,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,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。

阅读原文

相关推荐

无节操!解锁激情四射的12种啪啪啪姿势 无节操!解锁激情四射的1

性爱方式有很多种,不同地点方式会有不一样的性快感,看看下面的这些性爱类型是否已经被你忘记了?有激情却没有时间去享受了?我们来看一下“很激情很爽的12种类型性爱方式”。浪

口述:女人用手机看黄的强烈感觉 口述:女人用手机看黄的强

全球最大的色情视频网站有数据统计显示称,女人比男人更喜欢用移动设备看成人片,到知道男人看黄片那是非常有感觉的,那女人呢?听听她们看黄片和黄色文学的故事吧。作为一个从小

 

整形美容

养生热文